昨天,中山西路、文化路口的公廁已是一片廢墟
  昨天早上6點,早起鍛煉的朱先生經過中山路、文化路口的時候,想去方便一下。    
  抬頭一看,卻傻了眼:經常去的公廁怎麼沒了。他撥通了海曙區城管的投訴電話。
  公廁廢墟旁,管理員老劉還沒怎麼回過神來。他眼淚汪汪地說:“我晚上睡在這裡。昨天半夜,被叫到外面。5分鐘,公廁就變平地了,太可怕了!”
  □通訊員 厲娜 記者 王穎 攝影 記者 張培堅
  事件回放

  凌晨,管公廁的老劉被叫醒

  5分鐘後公廁變廢墟
  老劉,劉文超,今年56歲,2004年起和妻子一起管理文化路這座公廁。
  公廁是1984年建的,2007年進行了升級改建。 
  受了驚,一夜沒怎麼睡,老劉看上去很憔悴,還很害怕。他回憶了27日夜間至28日凌晨的變故:
  27日夜裡10點,我把公廁關了,就回到房間休息,平時我們就住在公廁里。
  睡得迷迷糊糊,有人喊開門。我以為誰半夜要上廁所。再聽著不對,有人大喊:“快起來,我們要拆公廁了。”
  我馬上嚇醒了。
  前幾天,環衛處的人和我說過,最近可能有人要來拆公廁,讓我小心點。這幾晚睡覺,工作服都不敢脫。
  看了下時間,是28日凌晨12點半。
  開門,外面都是人,30多人肯定有。
  他們別的也沒說,就讓我把東西給收了。
  我和我老婆哪裡見過這世面,腳都軟了。
  可能看我們沒動,他們就進去幫我搬了點東西出來。
  我還糊裡糊塗的,整間公廁就塌了。
  公廁後面,有輛挖土機,聲音很響,對著公廁推啊、壓啊。
  5分鐘,公廁就沒了。
  嚇死我了。
  後來,我就報警了。警察到了,那幫人都不見了。
  市民聲音

  老劉把廁所打掃得很乾凈

  沒這座公廁,很麻煩
  “就是這輛挖掘機,把公廁給拆了的。”老劉指著廢墟後工地里停放著的一輛藍綠色挖掘機氣憤地說。
  在廢磚塊中,記者還能清晰地看到一個男廁的指示牌,旁邊還纏繞著綠色的爬山虎。
  “每天早上起來,我都先給爬山虎澆水,有爬山虎,公廁看著清爽些。”老劉說,自己管了這座公廁10年,平時也住在這裡,相當於是在寧波的家了。沒想到一夜之間,就沒了。說到這裡,他又撩起袖子擦淚。
  對文化路周邊的居民來說,這座公廁更是不能少。
  朱先生說:“這麼多年,平時出來散步、鍛煉,經常會來這裡上廁所。老劉我們都認識的,把廁所打掃得很乾凈。”
  記者瞭解到,附近公廁不多。 最近的在東邊500多米外的萬安小區旁,往北和往西要走1公里左右才有公廁。
  真相追蹤

  到底是誰拆了這座公廁?

  是周邊地塊開發單位乾的

  到底是誰拆了這座公廁?
  “應該是後面寧波市漁業互保協會綜合用房的開發單位。”昨天上午,海曙城管局城管二科科長畢為眾推測。
  他說起了原委:
  他們多次申請要拆除這座公廁。由於海曙城管沒有看到相關部門的文件明確地塊開發過程中需要拆除公廁,因此沒有批准。
  4月22日,開發單位再次發函過來,表示項目已經進入施工階段,計劃4月28日開始拆除文化路公廁。
  這份函上明確表示:公廁在項目用地紅線內。
  我們當天復函:根據《寧波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占、損壞、拆除、關閉環境衛生設施……確需關閉、閑置、拆除環境衛生設施的,建設單位應該事先提出相應方案,經市容環境衛生行政主管部門核准,並按照規劃的要求予以重建。
  我們強調,在未辦理相關審批手續前,不得擅自拆除公廁,否則將追究責任。公廁一旦設立就不能隨便拆除,否則會帶來嚴重不便。公廁拆除前必須明確:是原地重建還是異地重建。假如原地重建,拆之前必須安排臨時公廁;假如異地重建,也必須先選址建好公廁。
  在事發前,海曙城管沒收到開發單位提交的方案。
  昨天,開發單位的一名工作人員承認,公廁確實是他們派人拆除的。至於為什麼要選擇半夜,拆除以後怎麼處置、怎麼賠償,他表示不太清楚。
  他也一再強調:公廁是在規劃紅線內的,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城管部門的拆除許可。
  在一份相關的會議紀要中提出,開發單位將在漁業互保協會地塊內新建一座公共廁所,但並沒有明確是否要拆除文化路公廁。
  昨天下午,海曙城管在被拆的公廁旁設置了臨時公廁。
  相關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處理這一事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41lejvwd 的頭像
le41lejvwd

香港小姐

le41lejvw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